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上去很猛

写信给我:momo7601@gmail.com 买我的书:《一纸谈欢》网店有售。

 
 
 

日志

 
 

糯米往事  

2010-11-26 16:5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糯米一出江南地界,就没了好归宿。

 

我小时候一直认为糯米性别为女,只适合女人吃,那些塌饼青团豆沙年糕推到我爸鼻子门口,他一律推开,仿佛唐僧看见女妖精,避之不及逃之夭夭。他唯一会吃的糯米点心,就是肉粽,有一天吃了两只后,满脸愁苦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跟我妈说:不行,泛酸得很。我妈嗤笑一声,说:大赤佬,难道你有了?

 

出了上海才知道,糯米其实可以不那么身家清白,不是甜即是咸。在广东上学,食堂里有一味小吃叫糯米鸡,小孩拳头大小,荷叶包裹,里面糯米包了一块鸡,另有香菇花生少数,一块五一只,甚是热销,简直到了手快有手慢无的境界。一开始我也欢喜这种吃法,口味新奇花样无穷,且男生们吃了无反应良好。糯米鸡不过是粤派小吃冰山一角,后来去肇庆爬鼎湖山,山脚遍布粽子店,只只奇大无比,三个人在饭馆点了一只,里面花样经一塌糊涂,能吃出来的有绿豆,蛋黄,栗子,火腿,叉烧,偌大一个粽子,糯米仿佛只是起了黏合剂作用,实际上在广东,糯米向来都是个配角,珍珠丸子外边滚上一层,或者各大饭馆争相推出的新噱头,雪梅娘,原来就是糯米糍以冷艳面目重上舞台。

 

但广东人对吃的追求实在很鼓舞我,回到松江乡下我不禁对外婆建议,粽子里应该包点火腿,冬菇,叉烧……我母亲在旁边冷笑数声,跟几千万个中国母亲一样嘲讽说:不见你书读得成功,吃上倒是用功得很。隔几天,外婆提来一篮头粽子,依然酱油拌糯米加上一块五花肉,一副乡下大姐朴素大方的模样,老实说,兴致不高。

 

幸而上海还有沈大成,每次路过南京东路,进去买糍饭团两只,条头糕黄金团各一只,条头糕上略撒点糖桂花,吃口偏甜,甜得有些发腻。到北京吃到条头糕的近亲,驴打滚,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漫天飞沙走石的好日子,在街头遇到某无证摊贩吆喝驴打滚,兴起买了一块,避风处咬一口:哇,真有帝都神韵,连糯米之上都漂浮着如此多悬浮颗粒。至今我都搞不懂,好好一块糯米糕,洒一层黄豆面是什么意思?

 

有人告诉我,那是你没吃到好吃的驴打滚,交道口白魁老号的很正宗。我数次路过那家店,终于为驴打滚进去一吃,味道不过尔尔,有种林黛玉沦落到刘姥姥家的遗憾。

 

上周回家,我妈拿出两块豆沙年糕献宝,蒸后一吃,庸俗地说,往事历历在目。小时候我奶奶一到过年前,就要开始寻思,今年自己的体力是否好到可以做年糕?精明的堂姐从来不参与这个项目,只有我不怕脏不怕累得到真传。现在掌握手艺亦是白搭,技术简单得很,木头格子里摊上一块粗纱布,细细撒上一层糯米粉,用模具按压出九格方块印子,依次撒上一层红豆沙,再撒上一层糯米粉,放上灶台大火蒸上半小时。

 

新蒸出来的年糕,细,软,幼,香,自从老家灶台拆除后,再没吃过好吃的年糕。

 

如今手上拿的这块,不过借尸还魂,更新下童年记忆,然而蒸过拿筷子夹起一块,看到里面不算饱满的红豆沙,依旧欣慰,这才是体面的糯米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904)|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