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上去很猛

写信给我:momo7601@gmail.com 买我的书:《一纸谈欢》网店有售。

 
 
 

日志

 
 

败家之路  

2010-12-02 03:0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素总是我一个朋友,在魔都阴差阳错碰过一面。当时我刚从西藏回来,坐在南京西路的星巴克跟人喝咖啡,感觉如同三天不洗澡,忽然彻底洗了一次,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在帮我洗眼睛。就记得隔壁有一个穿米色格子风衣的时髦妇人,带着副墨镜仪态万千坐在那里,让我在心中感慨:啊,大上海啊,真是触气(讨厌),怎么每个女人走出来都像准备好了街拍一样?

 

那个女人就是素总,后来我知道了一系列有关她的惊悚事迹,比如她有成百双样式精美比我袜子还干净的高跟鞋,还有一只金光闪闪的俄罗斯面具。幸亏去年伊调工作去了新疆,让我长舒一口气,心想没准一年后在时尚方面她要叫我一声老师,哈哈哈。

 

没想到素总在塞外发奋图强,在淘宝店大开杀戒,如果美貌是一场练级,此人无疑冲关打败了N个无法攻克的老怪。有天她兴冲冲给我们展示今冬战利品,同花色不同样式羊绒衫各一件,同质地不同图案针织衫五件,同款不同颜色羊绒衫十余条……忽然令我不无伤心得意识到:原来自己在败家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走这条路最困难的事情是,我竟然理解不了,为什么不同颜色的围巾都要全部拥有,难道一条不够吗?围巾又不是内裤,需要每天更换。究其深层原因,大约跟自小生于乡野有关。从前乡下人家里,走的全都是北欧简约风,进门只有一桌一椅一床,地是一色石青水泥地,最多多出块抹布。我母亲小时候跟过她母亲从松江乘汽车到静安区一个远亲家里去,令她啧啧称奇的除了抽水马桶外,还有铺在地上的波斯地毯,花纹跟她穿的毛衣相差无几。这便是工农兵跟小资产阶级的区别,前者只满足基本需要,后者千方百计满足根本用不上的需要。

 

尽管家母很小就开了一次眼界,至今仍坚持着朴素的松江农民价值观。某年我从宜家买来了几只台灯,让她十分大惊小怪:你买这么多灯干什么?屋子里一只灯不够用吗?100w的好伐?我竭力反驳:姆妈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灯光设计,什么叫情调?她脖子一横:我只知道这种灯最会积灰。

 

的确,家里又没有小保姆整天勤手勤脚擦来擦去,放台灯无异损耗自己宝贵的休闲时间。更何况就算有小保姆,我母亲又怎么能平心静气面对她同阶层的小姐妹擦来擦去,她跟个地主婆一样袖手看电视。

 

这样根正苗红的劳动人民家庭,走出来的女人势必不能理解,100双高跟鞋到底有什么用?横竖都是一个作用,助人站立在一个自身无法达到的平台上。依我的话说,要两双就够了,一双晴天穿,一双雨天穿。

 

令人欣慰的是,目前我终于摆脱了农民阶级勤俭持家的可耻优点,正在努力为祖国的GDP做着不懈的贡献,比如袜子,坚持每月十块钱买四双,每双穿足一个星期立即销毁。此举真是令人心适,力所能及地败着家感觉真好。

 

至于素总的高度,没准我的下一辈可以达到,起码我已经懂得两盏积灰的台灯可以制造出点氛围,她要是搬回家一堆令人无法理解的衣物,我也会尝试去放得开,肯定不会像我母亲一样杀猪般放声高叫:要死,有钱没地方花啦?拜托,走向小布尔乔亚的路,是多么险且阻啊。

  评论这张
 
阅读(23787)| 评论(1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