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上去很猛

写信给我:momo7601@gmail.com 买我的书:《一纸谈欢》网店有售。

 
 
 

日志

 
 

最后一天  

2010-12-31 13:3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天北京的风稍稍宁静了一些,跟往常一样,我在八点醒来,烧了一壶水,洗了一个苹果,坐在电脑前,毫无悬念开始一天的生活。所谓毫无悬念,即意外的事情一件都没发生,比如一夜大雪,一夜暴富,唯有一夜北风紧毫不吝啬地覆盖了整个黑夜。

 

太阳底下无新事,但今天总有一点与众不同,如福尔斯特所说:即将来临的一天,比过去的一年更为悠长。当你急匆匆赶完2010,最后一天总是忍不住放慢脚步,天哪,过去一年我都干了些什么?

 

能想起来的也不过就是往事如烟,不值得一提,而且我通常想不起完整的前情后故,只有一些片段,时不时冒出来好像水面上按不下去的悬浮物。刚搬来北京时,我住在安定门一个安静的小区,小区门口常年坐着一个傻子,望著地面嘿嘿傻笑,活得十分忘我。现在想来,我跟傻子似乎没什么区别,当街想到什么好笑的,忍不住噗哧一乐,但常常被同行的人斥责:你有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

 

后来习惯一个人走路,跟歌里唱得一样,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五月搬到了三里屯,走在宽阔的大街上,有几回忍不住扪心自问:25岁了,居然还是一事无成,也挺不容易。难得这么多年,我居然没再追求过人们定义上的进步。夏天时候看了一本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一个40岁的中年人忽然离家出走,摆脱所有身份:父亲、丈夫、银行职员、中产阶级,将人生做了一个彻底的减法,归零出发,拿了100块开始作画,他说:我必须画画,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

 

我必须写作吗?能够回答的是,我的确大部分时间都在写,虽然有时写得很糟糕,只要写了,好过没有,没有的感觉才是真糟糕。女博士R说她有个师妹不打算再搞学术了,哪怕去端盘子也好,卖东西也好,总比一天不看书就有负罪感强。

 

是的,再怎么古怪的人,总有一天想要拥抱下社会,接触下人类,不管其中是否有他的同类。在最后一天,我想起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交新朋友,却经常跟旧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其状惨烈如同敬老院里两个面对墙壁说话的老人。

 

这一天早上我喝第一杯绿茶时看到一条新闻,史铁生死了。很多人开始整理他的语录,其中被转发最多的一句是:死是一件无须乎着急去做的事情,是一件怎样耽搁都不会错过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作家冯唐其后发表微博:幸好还有死这件事儿,也只有死这件事儿,令人一想起来就倍感轻松。

 

但我只要一想死,竟然还是惧怕得想要紧紧抓住点什么,不敢想象就这样消逝一空,这种紧迫感让我对未来的一年充满期待,再不留下点什么,怎么好意思去面对宿命般的2012。

 

至于许多人眼中恨不得立马翻过的这一年,我并不觉得遗憾,我以为这些虚掷的光阴全是值得的,哪怕它在今天名叫一无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23848)|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