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上去很猛

写信给我:momo7601@gmail.com 买我的书:《一纸谈欢》网店有售。

 
 
 

日志

 
 

灰姑娘的中产之夜  

2010-06-07 13:49:31|  分类: 杂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个很特别的本领:只要身处外地,认识一堆上海老乡,没多久就发现,自己总是其中混得最惨那一个。惨没什么特殊含义,只等于一个字:穷。充分体现了魔都精神,经济乃第一话语权,富可称阿拉,穷则沦为瘪三。穷人说话始终是底气不足的,随便讲什么都没有说服力。每次我跟老乡们团坐,基本就是个批斗会,他们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惋惜口吻,对着我戳来戳去,极力想帮我摆正位置。最近的一次,我穿着一件抹胸,自以为很豁得出去去吃饭,某上海男端详半天,叹息说:你也不去一下死皮,怎么傍大款嘛!有钱人都很看中细节的好哇?

 

这时候是个女人都无法再穷开心了,因为她看到欲望的阀门已经开启,里面葡萄美酒夜光杯,摩肩擦踵富二代。他们都说:我是可以泡一泡富二代的,而且必须要泡。我老乡赵老师是个成功人士,他经过SWOT分析告诉我:你知道你为什么不红?你老是围绕着小资小调小白领打转,怎么会成功?小姑娘我告诉你,你要创作高于生活,就得踏入另一个门槛,一个小白领渴望成为的门槛。我支支吾吾说:什么样的门槛才算?他如同非诚勿扰女嘉宾上身:月薪必须三万起!

 

为了工作,我决定牺牲自己,或者说,成全自己。我给唯一认识的一位富二代发消息,热烈邀请他过来吃饭。这个倒霉的富二代在下班高峰期毅然决定要坐地铁过来跟我相会,我吓了一跳:你居然没有司机和车?他说:噢,北京这种烂交通,车就等于是座小监狱。我说:那么我们吃什么好呢?他说:茶餐厅?

 

另一个技术指导Amanda老师得知情况后尖叫起来:这算什么富二代?我说:这个人好像倾向于平民风。她镇定地下达指示:不要给富二代这种吃路边摊的机会,对人的分工要明确,有些人长得帅你能倒贴他们吃饭,有些人会逗你开心吃什么都无所谓,有钱人的功能就是带你去吃贵的餐厅。

 

于是我这么随便的人,难得坚持了一回,来到某饭店顶层,吃了顿滋味平平的四位数晚饭,富二代买完单后就消失在夜幕中,从此再也没在我手机上出现过。

 

Amanda说,这种富二代,不用再睬他,下周你跟我去酒会吧,里边大把可泡良才,去什么样的地方决定你认识什么样的人。没有人不知道这个窍门,当年S姐常去四季酒店游泳池游泳,虽然没泡到什么人,但大约每次前去都有一种500万大奖即将开启的激动美妙心情。你可能跟我一样,毕生都不曾有过要傍大款的想法,明显自身不具备这样的天赋,只是梁山已上,总要登顶去看看风光如何。赵老师说了,做人要有追求啊,没追求过好的生活,怎么知道它就不美妙,有钱人擅长叫苦,是因为他们只有叫苦的时候比较苦,其它时候都爽翻了好不好?你没吃燕窝到吐过,有什么资格叫不爱吃?

 

我默默地点头,默默心中喷薄出一股精神,既然要去,就全副武装去。不求艳惊全场,只求不丢Amanda的面子,面子啊,是多么重要的一个魔都厂牌,它涵盖了几乎所有上海人生存的意义。过去我以为自己身在沪郊,不用太追求外表华贵,没想到瞬间松江瑰宝“郊区寒”也已改名成“国际寒”,怎么忍心让自己再给魔都抹黑?

 

第一时间拨通了MISS WANG电话,告诉她我要借一件礼服。MISS WANG到底是留过洋的海归,立刻答应说,我有两件黑色小礼服,你可以挑一件去。

 

如果上周五晚你在国贸附近,看到一个女人穿着黑色小礼服白色高跟鞋,别别扭扭走着路,那人没准就是我。你能成功借到一件礼服,但马车和车夫都属于变不出来的玩意。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灰姑娘表演不出公主范,司机总会很坚决地表示:长安街停不了车,你就在这拐弯下,自己走过去吧。

 

Amanda老师更加神奇,穿着一件灰色小礼服,出现在地铁门口,显然我们都是没有男伴的单身女人,这种设定悲情得令人发指,又合乎常理:有男人何必还去抛头露面参加酒会?

 

一起步入会所,人声鼎沸摩肩擦踵好不热闹,只是帝都相比魔都,装起B来漫不经心,除了几件罕见的礼服外,姑娘们穿得各式各样,杜拉拉与海滩风情少女比肩,甚至还有十分诚恳的上街买菜装。尽管Amanda说小毛我带你出来真有面子,我还是悔恨交加,在帝都你不能太认真,太认真就显得较真,较真就傻了。我明明是来装B的,无疑此刻却显得很二。

 

更二的事情还是手捧葡萄酒杯,站在一群人旁边,听他们说些这个酒口感真不错,可以配块左后腿小牛肉吃。那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拎着酒去吃小牛肉?我沉默不语时发现对面有个老男人从头到尾也没说过话,我们就像两樽沉默的门神,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须臾有个姑娘忍不住了,向那老男人搭话介绍:你是XX的朋友XXX吗?老男人微笑着沉默不语,那姑娘又用英文问了一遍,他继续沉默。不得已,她最后英文问了一句:你会说中文吗?对方依然沉默。我在旁边看得莫名其妙,同时庆幸自己没有随便跟人搭讪,万一也碰上个这么二的可怎么办?

 

那个可怜的姑娘最后不得不向周围人求救,有个好心肠的大姐告诉她:那位是北大中文系的教授。沉默的教授已经龟缩到一个角落去喝酒了,那姑娘哭丧着脸,到处跟旁边人说:我居然问一个中文系教授他会不会说中文!

 

这场对话的真义在于,不要随便跟老男人搭讪,他们并非向传说中的那么和蔼,一旦装B范儿上身,每个人都可以是一只沉默的木桩。

 

我明智决定剩下的时间全神贯注用来对付红酒和小点心,Amanda绕完全场后,回来跟我汇报:靠,今天没什么好货色。等下,快看你9点钟方向的骚包男,穿白衬衫那个。我朝着视线撇过去,一个男人夹杂在一堆莺莺燕燕中,笑得春风满面。Amanda说,这男人还不错,你要不要?

 

由衷打量两眼,发现他符合心目中最讨厌男人的所有定义:骚,骚到走路都在放电,对所有女人都有一种可以带上床的意思。毫无疑问,是个种马。

 

种马没问题,问题在于种马长成一副路人甲模样。在这样的一个酒会中,最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偏偏是那几个服务生。好像你去看选美,一群歪瓜劣枣出来,只能扭头看看是不是有几个清新可人的工作人员。喝完第5杯酒,美女们全都呈现出一幅恹恹的气象,有两个穿得最清凉火辣的,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坐了三十分钟,没获取任何搭讪后,一脸淡然走了。可以想象,她们将迅速挪到另一个场子,开始新一轮狩猎行动。

 

至于我,这个倒霉的灰姑娘之夜,除了礼服下因为喝酒和吃点心凸起的小肚子外,毫无收获。深夜时分,站在没有空的士路过的十字路口等车,更让我觉得民间灰姑娘真他妈不是人做的活:要有多少忐忑等待多少意志磨练多少宠辱不惊,才能变身社交公主,春风满面跟人聊起关于红酒和人物的话题。

 

没有人会对倒霉的过程感兴趣,灰姑娘去了一次宴会就定好乾坤,反复去反复去的,容易迅速就让人贴上标签:看,这些混吃混喝混世界的姑娘们。

 

站在赵老师描绘的门槛上,我深深领悟到:装B是个系统工程,半吊水会走得很辛苦,随时都可能跟我一样,边踩高跟鞋边骂:去你大爷,太无聊了。

 

酒会后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我的导师Amanda会痛心疾首:你真是个连男人都勾搭不了的蠢货,白长了一副女人面孔。导师赵老师则会捶胸顿足:你去这种酒会居然连几个可发展分子的电话都没搞到。

 

那堆名片静静躺在我家垃圾桶里,散发出一层中产阶级优雅迷人的淡定光泽。

  评论这张
 
阅读(262621)| 评论(1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