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上去很猛

写信给我:momo7601@gmail.com 买我的书:《一纸谈欢》网店有售。

 
 
 

日志

 
 

夜空下的散步者  

2010-09-26 17:09:37|  分类: 杂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步必须在半夜进行,有时十一点,有时一点半。有这个认识,大概是因为有次听到个北京人愤愤说:妈了个逼,这帮外地人想把北京堵死吗?你们牛逼。

 

我身为牛逼的一分子,内心深感羞愧与不安,终于在某一天将自己变身成为过街老鼠,半夜才敢大摇大摆走出来,深呼吸一口富余的空气,夹杂着淡淡的白日嘈杂,欢天喜地大踏步前进。

 

一开始都是一个人,胡乱在三里屯随便走走。你知道住在这种地方,很容易整个人想装装国际化,夏天的时候我跟酒吧街出来的姑娘一样,身上批着几块实在不能再省略的布,烟视媚行拽得不行,直到边走边有辆车跟上,一句港台音适时滚出:要搭车吗?

 

毫无疑问,我让这位仁兄想起了他的家乡风味,槟榔西施。后来出门稍收敛一点,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就算你穿得再破再烂再形再惨不忍睹如丧考妣,热情的非洲兄弟都有错过无放过,磕磕绊绊用中文说:你好,大姑娘,漂亮!

 

这些人从来不会成为一意孤行散步客的终结者,有天我在书店看到一本卢梭的《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梦》,当场买下,回来翻了几篇,发现只有书名最值钱。曾有人说,适应孤独,就像适应一种残疾。当我走的路超过100公里时,我已经学会了怎么独自散步。

 

直到最近徐十一君跑来毁了我的孤独,因为他要减肥,于是一个四体不勤的人瞬间脱胎换骨重新启动。茫茫黑夜中,我看到他踏着正步朝我走来,犹如金正日上身,走到我面前,一个稍息动作说:我是故意的,这样比较消耗热量。

 

徐十一君跟我差不多大,作为一个文艺男青年他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只肯跟我在黑暗中偷偷摸摸讨论点亨利米肖,厄普代克,讨论得口水四溅,还不忘补充一句:我是有正经工作的人,不搞文艺。

 

后来我们就不谈文艺了,我们徜徉在月空之下,各自想着一些从东走到西,从白走到黑的美梦。十一君幻想他减掉四十斤肉,恢复少年时期的孱弱体态,似乎只有那种身材,才能幽幽说出一句:某些渴望被束之高阁,生命可能会因此更丰富。现在我胖他也胖,谈论的话题日益粗俗,比如谁跟谁有没有一腿,谁跟谁何时结的怨,最近盯上了谁,上次那个贱人有没有再发展……

 

一个秋风舒畅的夜晚,在使馆区静谧的道路上,我们终于对这种八卦没有了任何兴趣,徐十一君抖抖嗦嗦跟我说:你把我带到这么黑的地方想干什么?我朝他望了一眼,说:你敢动一下?马上几十盏探照灯,上百名锦衣卫飞身把你拿下!他立刻点头如捣蒜:对,这种地方,任何一个开着的门都不能随便跑进去。

 

某次我联想起北漂的生计,跟十一君提议,你看我们半夜散步,闲着也是闲着,为什么不去捡捡垃圾,变废为宝,多少大款都是捡垃圾出身啊!十一君欣然应允,我们兴冲冲在理论上遍地是宝的帝都宝地上寻寻觅觅,发现大半夜马路上居然干净得要死,垃圾筒里连一个矿泉水瓶都没有,创业梦想破灭之时,我将手中一只空瓶精准扔进垃圾桶,被十一君疾呼:你刚毁掉了第一笔收入。

 

于是我们什么也不想了,走累了坐在马路牙子上,我庄重地问他一个问题:万一你喜欢我可怎么办,我们这种革命友谊怎么保持下去?十一君大手一挥:不会的,上大学时候我跟一个女的天天散步,也没有散出小孩!不过知道她找男朋友,我真想当场掐死她。

 

最后一次散步,十一君说,他想回家了,他给他妈妈发短信,中秋快乐,妈妈我想你。他说发完这条短信他觉得自己很怂。

 

我又一次独自散步时,想起万方一首歌,我对着月亮悄悄唱起:你在天空飞翔,我在地面游荡,看似两个地方,其实都是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2238)|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