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上去很猛

写信给我:momo7601@gmail.com 买我的书:《一纸谈欢》网店有售。

 
 
 

日志

 
 

SM教之刮痧派  

2010-09-30 23:3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太记得那个美容师的长相,除非她戴上口罩。头几次去我几乎不说话,最多在挤黑头时大叫:痛!

 

她很自我,再多使一倍力气帮我挤,慢慢我就不叫了,妈的,叫也没用。

 

接着某一次我忽然兴致不错,尝试跟她聊天。我说我讨厌在理发店洗头,被人用指甲挠头皮。她说那个多好啊,她为此要叫人多冲好几遍。我说我讨厌按摩,想想陌生人的手在身上捏来捏去,实在不爽。她说你真奇怪啊,这么舒服的事情,居然不喜欢。

 

我有点兴奋,老实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没挨过揍,长大就份外欠揍,长得人高马大也没人敢打我,所以我的业余爱好是跟人抬杠。在这个冷漠的现代社会,能找到人多跟你说两句话,并且句句都是对着你来,多么不易。

 

气氛活跃之下,她鼓励我做个身体,调调肝火,我也就顺水推舟,认为她帮我刮个痧的意见不错,以及一连串开经络通脉门等据说做完让我熠熠生辉光彩照人的按摩活动。

 

然而,几乎在牛角板一下手的刹那,我发出重重一声惨叫,之后,连绵不绝,哀嚎不断。我的美容师对我当头棒喝:这是为你好,你看看你,经脉这么不通,我刮起来都这么累,你早就该刮,亚健康这么厉害,我头一次碰到。

 

我有点被她唬住,噤声在脑中回放一部叫《风声》的电影,可惜此刻也没人叫我招什么,不然我肯定什么都招,从1岁招到25岁,从以前偷过爸妈多少零用到长大有几个性伴侣,统统招供。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想到了司马迁,想到“今交手足,受木索,暴肌肤,受榜箠,幽于圜墙之中”,眼眶湿润,内心深刻觉得似乎自己回家也能写点什么了。

 

我的美容师还在喋喋不休讲:你来摸,你看你肝经这里多大一个堵塞,跟鸡蛋这么大,你看你背上这么多堵塞的地方,你怎么还活得下去?我摸了一把,无限怀疑地说:难道这些不是骨头吗?她高声驳斥道:哪里是骨头,全是堵住的经络。

 

酷刑1小时后结束,当然你可以选择继续,只要再加100。我站起来扫了眼身后的镜子,失声大叫,背上犹如被人用鞭子抽了1小时,血痕历历在目,不能直视。

 

美容师冷眼看我:要不要办卡,你看你刮出来黑紫黑紫,不持续做怎么行?

 

我唯唯诺诺傍地而逃,走上大街阳光一照犹如重返人间,只有后背真切的疼痛提醒我这一切他妈的不是梦。遥想当年,我一个老师曾痛斥我是草莓族,说我一点苦吃不起,如今我真的吃了一番苦,恍若遭受了一遍SM般的蹂躏,却没觉得神清气爽人格升华,反而痛心疾首:世上为什么没有后悔药?

 

有一个说法,刮痧,针灸,拔罐等,不过是古代人的SM方法论,我撩起衣服看自己后背的红印,对此心悦诚服,要不是SM实在说不过去。问题你为什么不直接说想要,偏要说,这是为了你好?

众所周知,SM界在国外尚属较另类一个族群,有些人喜欢有些人不喜欢。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吸收到的信息却是:你怎么不喜欢?你会喜欢的,做多了你还会嫌我手不够重,真的,慢慢就不痛了。

 

次日一早起来,后背仍然是彻骨的疼痛,我又一次确定,我有权选择不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21641)|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