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上去很猛

写信给我:momo7601@gmail.com 买我的书:《一纸谈欢》网店有售。

 
 
 

日志

 
 

大理食事之饱食终日  

2011-02-26 10:3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理食事之饱食终日 - 毛利 - 看上去很猛

       来大理多少有点受两个人的蛊惑,一个是王小波,笔下的云贵高原带有一种干烘烘的热燥感,这样的土地上躺着陈清扬,陈清扬身上是王二,周围皆是高耸的芦苇荡。茶馆老板娘说,芦苇只生长在最好的地方。另一个是汪曾祺,描写西南联大时期的昆明,别的谈的不多,最多是吃,有一篇叫《昆明的果品》,说这里的胡萝卜“是浅黄色的,长至一尺以上,脆嫩多汁而有甜味,胡萝卜味儿也不是很重”,连胡萝卜都能好吃到这副样子,何论其它?

 

早市上我买了一根胡萝卜,拿回来用清水一冲,学西南联大的女学生们一样,咯吱咯吱咬,咬出一股“世风日下”,别说文艺风味,连乡野风味都没有,分明就是一根寻常胡萝卜。不过汪当时是做穷学生,人穷的时候常能吃到事物本味,他自己都说80年代再去昆明,很多食物味道都变了。

 

大理最出名的是烤饵块,这种小吃正经餐厅没人做,都是白族老太在街边摆了个摊子,现烤现做。汪曾祺说他那时候烧饵块多在晚上卖,边叫边卖,现在换了时差,做早餐生意,最多卖到下午。五年前我买过一次,从此魂牵梦绕,直到这次来又吃了一回,发现形式上不过是西南版本的煎饼果子,断然梦碎。另一种喜洲粑粑,价钱比原来贵了一倍,尺寸小了一轮,当年1块钱一个里面还要放点碎肉,过于油腻,现在好了,只放葱不见肉,口感正好,皆大欢喜。

 

烤饵块和粑粑属于菜农小贩买了当街啃的面食,当地人喜欢吃饵丝做早饭或小吃,饵丝比米线烂,两者现在都吃不出什么花头,只在上面浇点牛肉肥肠之类,下午五六点刚下课的中学生坐满每间小吃店,每个人点一碗大碗饵丝,上面撒满红辣子,可能只有在他们这个年纪才觉得好吃。其中最出名的一家,是人民路上的再回首米线,一男知道我来,每天在MSN上问:吃凉鸡米线了吗?一个当地少女带我去,太好吃了,我连吃两碗。

 

这种惦念是天时地利人和,在一个樱花盛开的日子,一朵白族小金花盛情邀请你去吃米线,俩人坐在阳光热烈的街道上,时光像猪油一般冻上,存住所有精华。直到哪一天你梦回唐朝,发现那碗米线早就不是几年前的那碗。

 

比起饵丝米线,大理的米饭真难吃,但卖小炒的饭馆只有米饭,点完菜问都不问,一桶桶端上来。一天晚上8点多出去吃饭,店里即将打烊,一张圆桌上铺了一台子米饭,帮闲老太用她沧劲有力的手将米饭一块块掰碎,旁边人问:你还有胃口吃吗?我为了表示跟少数民族的交情,豪爽盛了一碗,拌菜汁大嚼,起码人家铺在台面上叫你看,我们只做这样的米饭。问他能不能做个面条,炒个饵块,一概不卖。除非他家自己买了要吃,正好多出那么一块,犹豫了一下又答应说,好吧,你们真是凑巧,我们正好买了一块。振华饭店一盘韭菜炒饵块,不输上海滩白菜炒年糕,后者像规规矩矩弄堂里生的女儿,一步不下楼梯,前者是乡间小村姑,一路飞奔野跑,勾引你一追到底一盘扫光。

 

要是这种路数还不够野,可以出门找豌豆粉吃,大都摆在菜市场门口,一大块黄澄澄的摆在案板上,点一碗老板拿刀切下一块,直接在手里撇成条,倒进搪瓷碗,上面盖了个透明塑料袋,属于城乡结合部特色,特别不环保但特别实用,没有人提出异议,大家都觉得戴套的生活才是最安全的保障。

 

在吃上述吃食时,难免你会有一种错觉,终于,人民币得到了它应有的尊重,不再是三里屯地区的擦屁股纸,一顿西班牙菜二两羊肉加点沙拉要你三百大洋,或者日进斗金,仍然没有任何富人的错觉。在大理国,我每天出门揣一百块,能做到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花完了甚至有种过分骄奢淫逸的愧疚感。

 

唯一跟帝都物价持平的地方,是博爱路上两家西点店,一家号称德式原装,核桃面包30块一个,法棍的确硬得可以当凶器,蛋糕普遍20多一块。另一家名字很好,sweet tooth,一袋小饼干20多块。然而它们是多么好吃啊,好吃到我都不能刻薄说:你也好意思在大理卖这么贵。

 

不过我经常怀疑,其实大理没什么好东西吃,只不过置身于苍山之下洱海之畔,心情开阔情绪大好吃烂乎乎的饵丝吃出一种温柔乡的错觉,吃坚硬的米饭又是一种乡野人的淳朴味,买到点面包西点,也平白无故生出一种珍惜,跟城市生活又有了那么点联系,虽然德国面包主打的也是乡村原始风味。

 

那一天我跟人去北门吃锅锅菜,脸盆大的铜锅子炖出一锅洋芋焖饭,吃着吃着,晚霞落了一苍山,站起来的时候,嘣地一下,裤子纽扣应声落地。惊愕之余,羞愧得抬不起头,幸亏老板娘安慰:不要紧,不要紧,高原消耗大,当地人最喜欢白白胖胖的女人啦。

 

的确,你在马路上看不见一个肥墩墩的白族少女,只有我们死游客,个个吃出一副饱食终日的可憎面孔。

  评论这张
 
阅读(38577)|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