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上去很猛

写信给我:momo7601@gmail.com 买我的书:《一纸谈欢》网店有售。

 
 
 

日志

 
 

大理食事之小饭馆  

2011-03-01 14:3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又去了振华,第四还是第五次,点菜已经可以不用菜单:糖醋排骨,砂锅豆腐,再来个炒饵块,只有他家的饵块切片厚,口味绵软,别家喜欢做成腾冲风味,偏硬偏韧,像炒了一盘皮筋,适合需要磨牙的年轻人。我吃了太多糖,现在只能吃炒得烂烂的东西。

 

M等伙计来写完单后,笑嘻嘻看我一眼说:这小伙子长得不错嘛。之前在梅子井,我跟他赞叹:这里的小妹真好看。似乎赞赏比我们年幼的同性,能让我们充满宽容心和自我同情,承认自己不够美,不够年轻,青春稍纵即逝,只剩下一个傻叉般的自己。

 

不过振华的伙计的确好看,堪称人民路小段誉,比本地人白,得益于他家馆子背阴,终年不见天日,又不像大街上那些游来荡去的外地人神情懒散,他每天都在店里,或坐或站,忙的时候还去后厨挥两下勺子,从这点你就能看出来,小饭馆做的纯粹是家常菜,不需要三年刀功五年习厨,口味也不太稳定,有时候鲜掉眉毛,有时候味同嚼蜡,看在段誉的份上,忍了。

 

跟振华差不多齐名的小饭馆有苍洱春,益华园,苍洱春的酱爆螺肉做得好,难得的是知道一个吃辣一个不吃辣,厨子就做出一盘辣子堆在一旁的爆螺肉,皆大欢喜。益华园最有名两个菜,黄焖排骨,砂锅豆腐,统统忘了味道,只记得去的时候一会想要吃鱼,一会想要吃鸡,终于决定好吃鱼,跑到后厨老板娘已经开始斩鸡,我说:我想吃鱼怎么办?她丢下鸡:好嘛,那就做鱼。

 

不过去得最多还是振华,人民路有地气,天天走来走去,脚一拐,就坐了进去。有次跟两个本地姑娘拼桌,其中一个把胸放在了桌子上,气势惊人,站起来时胸更加呼之欲出,几乎送到我面前。我脱口而出:哎,你胸真大。我朋友在旁边拼命翻白眼:你怎么这么直接?白族姑娘豪爽,大笑:哈哈哈,前几年还要大,专门去做了缩胸。她拿出一包烟,印尼买的薄荷烟,问我们要不要,点一根继续说:好嘛,我们就喜欢简单的人。

 

汪曾祺笔下那些在小雨里出现,声音娇娇叫卖“玉麦粑粑”的苗族少女,现在难见踪影。除了大胸少妇,街上更多的是白族老嬷嬷,据说入夜时分,她们会在街上偷偷兜售叶子,问你要不要要不要?

 

这种嬷嬷在你真的好奇心泛滥,想要的时候,又一起不见了踪影,现在管得严,那些玩意已经不再通街都有,

 

我们继续在各种小饭馆里出没,带着一种吃遍大理的雄心。问题大理太小,段誉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没过多久,有人开始去吃西安揪面片,东北饺子,韩国菜,人民路上段一家上海人开的馆子,推门进去满屋子上海人苏州人,毫无疑问,总有一天他们会卖腌笃鲜加生煎小笼。上这种馆子唯一不好的是,厨师显然是不满意白族风味,自己站出来跑起单帮,做菜缺乏工业社会的速度,需要不经意间看时光哗哗流逝,才能等到那个饥肠辘辘的你特别关照,不要太油,别放味精,少点辣椒的素炒芝麻菜。

 

今天早上,我又一次路过振华,看见段誉在里面削一根莴笋,店堂里除了他空无一人,看上去他永不打算出门寻找王语嫣。

  评论这张
 
阅读(30306)|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