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上去很猛

写信给我:momo7601@gmail.com 买我的书:《一纸谈欢》网店有售。

 
 
 

日志

 
 

三月风雨  

2011-03-28 09:3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吴看起来不大,因为虎牙的缘故,最多冲到三十模样。一般他们那时代的人,嘴里不是一口四环素牙,就是不太容易见到牙齿真正的模样,它们常被包裹于一张严肃的面孔中。吃过两三顿饭,才问到他年纪,老吴低头微笑,跟他住一块的南叔对着旁边坐的姑娘们说:你们猜嘛。

 

还没等我们开口,老吴报了个数字,大家都吓一跳,年纪最小的女孩脱口而出:我以为你才28。老吴又低头笑起来,边笑边点起一根烟:我看着是比我弟年轻多了。抽完烟,他开始收拾碗筷,一摞摞叠起来,下去洗碗。他对家务的嗜好,接近狂热,常让我想起某部韩剧中的中年男2号,苦追女主角不得,回家开始仔细抹地板,擦马桶,在抹掉灰尘与油腻的同时,好像把过去的不堪通通洗了一遍,如果不够,再来一遍。

 

每天早上起来,老吴必定在院子里仔仔细细打扫院子,三月风大,常有沾了雨水的山茶花啪嗒一声落下来,碎了一地,我胸中正要感慨点出什么,老吴像扫地僧一般,边抽烟边拿扫帚扫个干净。有几回他朝我挥挥拖把,要不要帮你拖下地?我连忙摆手。他又一笑:我一般不进女的房间。言下之意,乱得他受不了。

 

院子里住的四个男人,老吴看上去最正常。不过就是上班上到吐的白领,忍无可忍揭竿起义递上辞呈。旁人以为是跳槽,谁料到真想开了,从北京跑到一个西南小镇,越住越觉得这才是人生真滋味,想扎根于此。常常吃饱饭,老吴就像喝多了一样长吐一口气:这生活啊,真美好。坐在对面的南叔受不了,说:老吴啊,别矫情。但下回他依然很真诚地矫情:这才是生活。我在一旁想不明白:到底什么样的地狱,才能让这些男人狂奔到几千公里外的高原,宣布自己涅磐重生。问老吴:结婚没?他点头。想想不对,说:离了么?他点头:离了。

 

这才说得过去。

 

然而老吴在男女方面一直保持着严肃的作风,看周围老男人时不时叫20左右的小女生过来吃饭,带去喝酒,他纹丝不乱,一直勤勉扫着自己的地,洗着自己的碗,在茶花树下一根根抽烟,翻来覆去放一首民谣:黄河的水干了,我的心,碎了……南叔有次打败老吴的矫情说:你啊,就是一肚子的郁闷。看两个老男人互相矫情,我只能忍不住埋头吃饭,连着笑一起吞到肚子里。

 

院子里又住进来个姑娘,老吴依然不温不火,除了提前花半天时间里里外外打扫房间。他说他要开客栈,我以为太合适了,他的勤劳将得到最大的发挥空间。姑娘住进来,跟老吴是老乡,叫上一块吃饭,就开始熟了。吃到第三顿饭,老吴点上根烟,说:你老是不听人把话说完。女的点头:我就是这点不好,心太急。老吴继续讲:你要在这边住上一段时间,就好了。我刚来也跟你这样,走在大街上,觉得自己是个傻逼。后来才知道要放松,放松很重要。不过说完放松,他又一丝不苟洗起了碗。

 

女的住了几天,跟我们其乐融融,临走前一天,拎回来一只蛋糕,宣布今天是自己生日。院子里的老男人们起哄,生日必须好好过一过呀。姑娘自己也笑:你们不知道,我妈今天给我发短信,让我出去找个人随便玩玩,注意安全,她都60了,比我开放多了,哈哈哈。

 

有狡猾老男人格外听得进去,一下拿出5只红酒,用小二的驾驶准备给姑娘整顿荤的,目标对准老吴,大概因为他最好欺负。

 

酒喝到第五瓶,老吴仍然在坚持,虽然已经喝了几个交杯,大家都已经醉得不行,冷雨夜气氛沸反盈天,有还没喝多担心会有倒霉邻居过来闹事,拿手指头在嘴边比划嘘——嘘——,被生日女人的声音压下去:我有感觉,老吴不喜欢我。

 

老吴又是低头一边笑,一边抽烟的模样。但是再怎么劝,他都不肯喝,推杯加上句重话:这杯喝了我就不是老吴。最后他一撂摊子,我要进屋躺会。老男人们把姑娘送了进去,里屋一阵吵闹声。临走时我看了一眼,老吴在床,女的在地。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在楼下听到一阵呻吟声,又有点不真切,三四点光景再加上一肚子红酒,总有点出窍,不知道是围观群众的迫切希望还是真有其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中被楼上一排酒瓶倒地的声音惊醒,听到有人下楼,有人开门,有人呕吐,热闹非凡,我只恨自己没真正喝多,不能长眠不醒。声音逐渐低下来时,出门上厕所,院子里一个忙碌的人影,定睛一看,竟然是老吴穿着整齐,正在勤快地搓床单。

 

等我出来时,他就着院子里微弱的亮光,洗得格外卖力,先叹了一口气:你说咱们是不是都有病?又说:床单我已经洗完了,这洗的是被套。

 

我忍不住扑哧笑了:老吴,你不至于这个点洗啊。他似乎很费力地从洗衣盆里分了个眼神给我:不洗哪成,她吐了一床。

 

他们到底搞没搞?实在开不出口问,怕老吴会把我也洗一遍。

 

天光微亮时,手机上收到他一个短信:明早起来别说是她吐的,就说是我。

 

天果然亮了,昨晚一夜风雨,院子里落了一地花瓣。

  评论这张
 
阅读(21119)|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