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上去很猛

写信给我:momo7601@gmail.com 买我的书:《一纸谈欢》网店有售。

 
 
 

日志

 
 

没有参与权的人  

2011-07-21 22:5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好意思,密码被盗了。。。)

Y给我看了个视频,名字叫《大理的日与夜》,他问我认不认识里面的人。Y自然以为我全都认识,有一次他跟我在人民路上走,短短一路我不停地朝人挥手,他说他一辈子也不会认识这么多人。所幸视频里的人,我勉勉强强只认识一个半,不然难免徒生出一种在小地方混成老油条的不幸。

 

视频开始,有个男人用蹩脚普通话跟人解释武术,随后镜头一晃,伊已经端坐在马路旁的一颗树上。Y说,里面所有人在来大理前都有一个显赫的社会身份,比如,招生办主任,外贸商。拍摄者似乎是想说明,这些人并不是混不下去才来的大理,他们旨在开辟一片全新的天地,如王小波说的那样,跟世俗定义的一切说再见。

 

于是那个青年就上了树,上一次我看到人在树上是外滩的一张照片,一个中年男人孤零零吊死在景观树上。从这点来讲,前者的确优哉悠哉,不过,对于大部分城市动物来说,但凡上树的男人,都已经跟死没什么区别,除了前者是一种活动景观。

 

那些挣脱世俗枷锁的人,在镜头中,每一个人都很无聊,无聊地打电话,聊天,拨弄乐器。仿佛一个孩子终于从迷宫中走出来,但比陷入其中时更加不知所措,仿佛我们相聚到这个地方,只为了弄懂什么是真正的无聊。我曾经以为人在摆脱不得不上的班,不得不结的婚,不得不解决的三餐后,会往更高更自由的地方飞去。我在每一个咖啡馆里驻足聆听,发现人们谈论的话题并没有特别之处。只不过除了咒骂同事,埋怨情人外,转而喜欢说孩子,说邻居家的狗,说某某饭馆一种很好吃的菜。我的邻居老吴常喜欢用一句话开头:来了大理后,生活真的不一样。接着他列举出若干不一样,水质好啦,水果更甜啦,空气更清新啦。听着听着我就无聊地跑了,我不知道这些有什么好庆幸的,环境永远不是真正的敌人。

 

古城小得可怜,无聊的时候人们都在城里转来转去,一开始你会惊讶于,居然老是可以碰见他或者她,这种奇妙的缘分让每一条街都散发着荷尔蒙的味道,后来才明白,不过是因为大家都无聊而已。活蹦乱跳的,永远都是那些死游客,对着一处盛开的紫藤大喊大叫或者拿起相机拍个不停。生活在其中的人无动于衷,逐渐成为一种没有参与权的人,看别人恋爱,看别人高兴,看别人为了某件小事愁苦不已,像一个无言的旁观者或者倾听者,站在旁边淡淡微笑。走出那个界定的框架后,一切都已经没有所谓。

 

视频中唯一鲜活的影像,来自美籍华人李带果,Y对此不屑说:我就知道他们会叫他美籍华人,因为这四个字是普世价值观。但李带果的确是唯一一个不无聊的人。有一回我在人民路跟他一起往下走,问了一个很作孽的问题:做音乐,很穷吧?他很认真地告诉我:不会啊,我每个月出去演出能赚五千多,在大理过得非常好了。他不停地在做音乐,总算是所有人中唯一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人。

 

有些人在城市发狂,有些人在乡下发呆,说起来都是一样倒霉。出门时我经过一个雅致的小院,里面刚刚相聚的人们又在唾沫横飞说着中国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到的话题,我不知道这些有什么意思,苍山也好,洱海也罢,围起来也不过是一个现实的城。

 

 

 

  评论这张
 
阅读(19517)|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